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汽车频道 > 新闻 >>  正文

威马全员降薪御寒

发稿时间:2022-11-23 09:29:00 来源:北京商报网 中国青年网

  两年前,威马汽车CEO沈晖和美团创始人王兴隔空对赌“威马是否能进造车新势力前三位”。沈晖更调侃称:“如果达成目标,王兴就给我送次外卖。”两年后,威马汽车离悬崖边越来越近。11月22日,一封名为《和衷共济,共渡难关》的内部沟通信在网上流出,信中称为应对资金压力,威马汽车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包括高管和员工降薪迟发等。降薪同时,其终端市场也开出高额优惠促销吸引消费者。作为曾经的造车新势力四强之一的威马汽车,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经历寒冬。

  高管薪资减半

  内部信显示,从今年10月起,威马汽车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发放50%的基本工资,其他员工发放70%的基本工资。同时,调整公司发薪日,从次月8日发放上月工资调整为次月25日发放上月工资。此外,该内部信中还提到,本年度不再发放额外奖金(第13薪)、留任奖金(第14薪)及年终奖,暂停发放购车补贴。针对内部信的真实性,一位威马汽车员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确已收到该内部信。”

  值得一提的是,内部信曝光后,不少网友将关注点集中在威马汽车高管减半的薪资上,部分网友提问称“好奇高管工资能拿多少?”“高管降薪一半还剩多少?”

  根据威马汽车招股书显示,2021年威马汽车向董事及监事支付的酬金总额为17.46亿元,其中酬金及花红部分,沈晖约为201万元,三位执行董事杜立刚、侯海靖、毕仕宇分别约167万元、235万元和207万元。这意味着,如果按照50%发放薪资计算,除杜立刚外其他高管年薪仍超百万元。

  对此,有网友表示:“百万元年薪依旧不低。”但业内人士表示,在汽车行业中,威马汽车高管的年薪水平处于平均薪资范围内。根据一份关于去年13家车企高管的年薪排名显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年薪高达1575亿元,Stellantis集团CEO唐唯实年薪为4.56亿元。在中国车企中,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年薪为579.8万元,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年薪为574.8万元。而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年薪为150.4万元、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年薪为135.2万元。

  资金承压

  对于本次降薪的原因,内部信显示,2022年充满挑战与困难,威马不仅受到上海、北京、成都等地疫情的影响,也面临供应链的巨大挑战,材料成本急速上涨、供货不及时等严重问题影响威马汽车的生产。一位接近威马汽车的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来高管主动降薪等举措,就是为积极实现降本增效、改善盈利结构等战略目标,以期在行业“寒冬”时稳健发展。

  尽管,威马汽车将原因归结于外部因素影响,但业内有观点认为,管理层主动降薪可以理解为企业降本增效,但将减薪政策延伸到基层员工,或意味着威马汽车也面临严峻的资金问题。

  数据显示,2019-2021年威马汽车净亏损分别为41.45亿元、50.84亿元及82.06亿元,三年亏损合计达174.35亿元,并且亏损面仍在扩大。此前,威马汽车启动A-D轮融资,募集资金累计达350亿元。不过,威马汽车为保证网点扩充、车型研发以及在浙江温州和湖北黄冈建设两座生产基地,也让其承受着不小的资金压力。2019-2021年,威马汽车研发开支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及9.81亿元。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尚未盈利的造车新势力依旧需要通过外部‘输血’支撑经营。”

  事实上,为进一步打通融资渠道吸收资金支撑企业发展,威马汽车一直在寻求IPO上市。2020年,威马汽车方面宣布将全力抢滩“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去年初,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条件。但在今年6月,威马汽车却转战港股提交上市申请书。不过,在申请书提交后,关于威马汽车上市的消息再次“静默”。

  值得关注的是,威马汽车曾为国内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如今,“蔚小理”已完成两地上市,同期发起上市的“新选手”零跑汽车也成功登陆港交所。

  交付量低迷

  对于威马汽车资金吃紧的现状,业内人士认为,威马上市难并不仅全因财务数据不亮眼,也与其车型低迷的市场表现有一定关系。

  数据显示,2019年威马汽车与“蔚小理”同时年销破万辆。然而,近几年威马汽车已明显掉队。数据显示,去年“蔚小理”交付量均接近10万辆,但威马汽车销量仅为4.4万辆。今年前10个月,威马汽车交付量不足3万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威马汽车选择自建工厂就需要做到产销平衡,但目前来看威马汽车的交付成绩很难满足自建工厂的产能。

  交付量不佳局面下,威马汽车在售车型的终端优惠力度也处于高位。一位威马汽车线下门店销售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店内仅W6车型有现车,其中全能版车型可以优惠5万元,极智版可优惠4万元。“店内优惠的车型为去年6月生产的车型,因为是库存车因此优惠力度不小。”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预订新车时,该销售人员表示:“目前不能确定新车到店时间。”

  在售车型高优惠的同时,威马的新车型却迟迟未落地。招股书显示,目前威马汽车在售车型为EX5、EX6、W6和E5等,未来计划每年推出一款新电动车型,其中便包括计划于今年下半年推出的M7车型。然而,距离年底已不足两个月,该车型仍杳无音讯。对此,威马汽车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请以公司公告为准,目前没有更多信息透露。”

  值得关注的是,威马M7未能落地,其竞争对手“蔚小理”的产品线却在今年持续扩张,小鹏G9、理想L9、蔚来ES7等车型纷纷量产。不仅如此,近两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尤为激烈,传统汽车厂商不断加码发力,自主品牌“小号”不断推新,威马汽车的对手也远不止造车新势力“老玩家”。业内人士表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威马缺的不仅仅是钱。

责任编辑:张丽艳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