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未标题-18888.jpg
新闻热线:010-57380533   投稿邮箱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充电桩多了还是少了?

发稿时间:2018-09-13 11:22:08 来源: 北京晚报 中国青年网

  首特四区慢充桩

  17.5万,这是截至今年5月,北京市的纯电动汽车保有数量,居全国第一。新能源风口掠过之处,一根根充电桩拔地而起。几年间,一边是众多资本纷纷入局,一路裹挟着不断增长的桩位数夺路狂奔,另一边,却是众多无人问津的充电桩藏身于居民楼、停车场间,变成一座座“充电桩坟场”,默默占据消耗着大量社会资源。

  近日,记者实地走访了西城、海淀、朝阳、大兴和丰台五个行政区内分布的多处公共充电桩,发现多地充电桩被极为密集地安装在较为偏僻的小区内闲置,供求严重失衡。处于车流相对密集的商圈、停车场内的充电桩则面临被地锁锁住真实使用率的尴尬境地。至于燃油车占位、充电桩损坏换新难、充电费与停车费倒挂等老问题也依旧待解。

  充电桩藏身居民楼

  爬山虎的藤蔓几乎缠满了整个充电桩。若不是橘色的充电管线分外醒目,很难让人察觉到,在爬满绿植的两百多米的矮墙上,竟密集装着约50多个交流充电桩。这是记者在丰台区北大地三里16号院看到的场景。扒拉开充电桩上的绿植,一群小飞虫簌簌扑起,露出星星充电的品牌标识。

  “这是干休所的最里院,住着的都是年龄比较大的居民,平日里哪有人来充电?”居民李先生告诉记者,院里靠北的那面墙停车位比较紧张,平日里能找到地方停车已属不错,“更何况院里的充电桩都是慢充,谁会开车开到这里等四五个小时?”记者也留意到,院内装有充电桩的停车位已基本被燃油车所占据。而在一个空出来的停车位上,一辆废弃的共享单车靠在充电桩上落满了灰尘,显然无人打理已久。

  蒙灰、闲置、无人打理,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海淀区的玉泉新城和大兴区的盛嘉华苑内。只不过,玉泉新城北里2区20号楼下的15个富电科技充电桩,已全部被人撕掉充电扫码所需的二维码而沦为彻底的摆设。“我每天在这里值班12个小时,来了大半年了吧,没见过有电动汽车来这里充过电。”小区露天停车场的保安告诉记者,这里基本停靠的都是“蓝牌车”,“这里本来就是小区最靠里的地方,加上有地下车库,一般车也不上这里来。”

  盛嘉华苑那众多结满蛛网甚至连塑料泡膜纸都没拆封的充电桩则更为触目。在小区的露天停车场内,设有星星充电16个快桩、64个慢桩,而记者注意到设有充电桩的车位内停靠的几乎全为燃油车。一些充电桩结满了蛛网,缠绕的藤蔓也已枯萎,小区内不时有调皮的儿童取下满是尘土的充电枪玩着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北大地三里属于建成时间较久的军休型单位社区,2012年建成盛嘉华苑包括7栋回迁楼和一栋商业配套楼,所处位置均较为偏僻。为何星星充电要选址在这两个小区内落下共16个快桩,124个慢桩?这里面真正需求占多少,还是说仅仅是用地更好解决?

  被地锁锁住的尴尬

  “感兴趣吗?地锁一百元一个,加装在地上就不怕来的时候没电充了。”在西城区达官营附近的首特四区停车场内,记者正讶异于公共停车场竟装上了不少地锁,一位中年人对记者主动透露道,“慢充的充电桩地锁平日可以锁着,来了就能用,快充的充电桩装地锁麻烦些,不过有个老太太装了后虚支起来,外面来的看见以为锁着不会碰,遇到检查也说得过去。”

  首特四区停车场是星星充电的大型布桩点,分布着5个直流快充桩和约60个交流慢充桩。但记者在现场发现,除了超过三分之一充电桩被燃油车占位后闲置这一老问题,由于西城区停车位和充电位均相对紧张,有新能源车车主“找门路”私自在带有充电桩的停车位上加装了地锁。此外,24小时充电在这里也成了“伪命题”。“下雨天12点后这里就不让停车进来充电了。”一位车主表示,加上这里的充电桩多为慢充,算上停车费后并不划算,“白天在这里充电,充电费比停车费还贵,若不是实在没地方去,谁会来这里花钱?”

  这种被地锁锁住真实使用率的尴尬,在朝阳区的金茂府商街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星星充电在该商街的停车场的56个车位投放了充电桩,记者在走访过程中看到现场所有车位都安装上了地锁,没有一辆新能源车在此正常充电,而是基本被燃油车停满。“物业将车位单独租给了我们,不对外开放,不过这些充电桩确实是早就安装上了的。”一位底商告诉记者,由于没有位置停车,这里的充电桩也已基本沦为摆设,无人使用。

  打开“星星充电”APP可以看到,官方平台已经将这里修改为暂停服务。而此前的APP公告写着“进门请说去底商办事”的字样,似乎是想在物业装地锁后寻找解决方案。有网友vivian在APP内评价称,“都装了地锁!几十个充电桩都用不了,真浪费啊!”记者也通过“充电桩”APP发现,该停车场的充电成功记录最后停留在了2017年5月底。

  此外,记者在走访过程发现,类似“e充网”、“充电桩”等充电桩APP上显示的实时数据并不准确。如“e充网”上仍显示金茂府地上的星星充电站为公共充电桩且24小时开放,慢充桩空闲数为50个。事实上,记者9月6日时清点发现,慢充桩已有20个亮灯显示故障。这种情况在其他走访地点也均存在。

  资本风口鼓动下的

  桩位争夺战

  一边是众多无人问津的充电桩藏身于居民楼、停车场间,变成一座座“充电桩坟场”,默默占据消耗着大量社会资源。而另一边,资本仍热火朝天地推动,紧锣密鼓地展开一系列桩位争夺战,试图让新能源的“风口”吹得更久些。

  在盛嘉华苑小区大门口,记者留意到有8个国家电网的直流充电桩,四五辆新能源汽车都来这里有秩序地充电。“这里充电快,油车占位少,根本犯不上开进小区里面去充慢充。”住在黄村东大街附近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新能源车车主,他也很纳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慢充桩闲置在大兴区的各个偏僻角落,“谁天天没事去充慢充,这不是社会资源白白浪费嘛?”

  王先生的这一问题,或许可以从2016年1月5日发布的《北京市新能源小客车公用充电设施投资建设管理办法》中找到答案。该《办法》称:“充电设施投资建设单位可申请不高于项目总投资30%的市政府固定资产补助资金支持。”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对比发现,与上海的政策不同,北京的充电桩补贴仅发放在建设环节。也就是说,企业建桩规模与获得的补贴直接相关。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僵尸充电桩’都是慢充桩,因为10个慢充桩的成本才相当于一个快充桩。”有业内人士透露,尽管有些企业对外宣称建桩规模和投入资金都很大,但实际上只是在用地相对容易的地方修了大量的交流桩,如今闲置也就不足为奇,根本谈不上满足车主充电需求,加快新能源汽车普及。

  这种早年间资本对桩位数量的疯狂扩张,在距离北京南六环外10公里外的一片菜地成了一出近乎魔幻现实主义式的荒诞剧。早在2016年,就有媒体报道称,星星充电把桩位建在了一处菜地里,车主想要开车进去充电,需要先后越过月季花田和大葱地,还得站在没膝的杂草丛里伸手够到通着电的充电桩。

  记者调查发现,在众多充电桩APP上已经找不到该片菜地充电桩的痕迹,但在距离原菜地200米外的中国农大中法肉牛基地上,多了两个直流桩和20个交流桩,与原菜地内的桩位数量刚好相符。地址虽然变了,但闹剧却仍在继续,毕竟谁会在肉牛基地里用慢充桩充上五六个小时的电呢?

  本报记者 袁璐 J266

责任编辑:张丽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中国青年手机报

24小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380720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